罗永浩赚钱还债?直播带货销售额破亿

4月1日,预热多日的罗永浩抖音首场直播终于开场,虽然老罗在直播期间说错品牌商名字与节奏把控不当等问题频出,但粉丝量、打赏量、交易量等数据也在直线飙升。截至记者发稿,飞瓜数据显示,罗永浩粉丝数720.8万,人数峰值290.9万,直播销售额1.4亿。

理论上,首次直播带货取得这样的成绩已然不错,但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背后是抖音全量弹窗提醒,以及3亿以上曝光量等独家资源支持。“除了罗永浩,还有谁能拿到这样的资源力度呢?”

值得注意的是,同在今晚上演直播卖货的还有“隔壁”的淘宝直播与薇娅,类似老罗的预热,“带货一姐”薇娅也早早预报将在淘宝直播卖火箭,原价4500万,薇娅直播间立减500万。微博热搜榜上,“罗永浩直播”与“薇娅卖火箭”分别位列第三位与第四位。

首场直播酸甜掺杂

严格来说,罗永浩在抖音的这次首秀带货并未得到消费者的满意,“节奏是不是太慢了”,“看了十分钟关了”,“太絮叨了,声调也没有感染力”等评论见诸网络端。直播开播,首款产品小米巨能写中性笔售空持续超过15分钟;开播32分钟后,第二款产品奈雪的茶结束;开播44分钟后,首款科技产品石头科技智能扫地机器人终于被搬上货架,其后多款小米手机及小米生态链产品被搬上售卖台。

针对多款小米系列产品的展出,老罗在直播期间解释称,这次卖的米家产品不少,主要原因是希望自身直播售卖产品与其他直播主播有所区别,但因为准备时间仓促,再加上自己与小米生态链厂商有很多老朋友,后者推荐了六七十种产品,这才在数量上较为明显。

运营方式上,老罗明显不够熟练,边直播边学习边调整,包括节奏的把控、在推销介绍过程中提前放上购物链接等。但期间罗永浩还是发生口误,将极米投影仪说成了坚果投影仪,随后鞠躬道歉。

另外,直播中罗永浩还推荐了多款食品类、美妆类产品,其中信良记小龙虾、钟薛高、欧莱雅被网友扒出曾遭行政处罚。启信宝信息显示,信良记小龙虾曾因发布虚假广告被处罚900元,处罚日期为2019年10月。

阿里巴巴集团内容电商事业部总经理玄德近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普通用户去做主播,想做成一个成功的主播:第一要有流量,即要有用户喜欢你;第二是要具备很强的运营能力,包括现场直播的能力。整个业态发展下来,不管头部还是尾部主播都逃不了这个运作原理。

卖货是为了赚钱还债

直播期间,飞瓜数据显示,罗永浩持续位列实时带货直播达人帮首位、音浪收入榜首位。截至发稿,罗永浩音浪收入183.3万。所谓音浪,是抖音内打赏的虚拟货币,目前1元人民币等于10音浪,换言之罗永浩打赏收入即超过十万人民币。但之前传言的6000万签约费,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抖音主要以流量资源夺下罗永浩。

一路走来,不论是当下的直播卖货、还是担任鲨纹科技的全球合伙人和首席忽悠官,罗永浩更多扮演着“还债者”的角色,2019年11月,罗永浩在《一个“老赖”CEO的自白》中透露,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债务,包括在公司最艰难时,为了挽救公司,”我签了个人无限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不过已经还掉了3个亿左右的公司债务。

近期罗永浩在微博上回应粉丝关于“是否对自己失望”这个问题时称,“失望?怎么会,我在想各种办法赚钱还债,做主播赚的又不是脏钱。我这一路走过来,都是按自己兴趣或责任需求选择行业,从来不会在这些选择上考虑‘粉丝’感受,我还年轻,未来还有很多很多可能性。”

针对当下竞争激烈的直播电商,玄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淘宝直播成为风口,早几年秀场直播是风口。参与者越多越有利于行业的爆发,可以将热度炒起来,加速行业趋势的实现。同时,行业发展过程中各家都会形成各自特色。“未来主播生态将是百家齐放、百家争鸣的状态。”

直播尾声,罗永浩称将维持周播的节奏,逐渐变为日播,并多次强调“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不论是直播带货还是赚钱还债,罗永浩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下一次粉丝却未必会为眼球经济买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