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微博将正式关闭将迁至LOFTER

关于网易微博将正式关闭将迁至LOFTER的事情,之前就有在博友的文章里面就有看到了,今天下班回家,打开电脑,随便登上许久未登的网易微博……结果看到网易微博主页上一个大大提示框,如图:
44444
网易微博将正式关闭?奇怪吗?不奇怪,至少个人听到并不算很意外,因为之前早有腾讯微博先例了,然而,我真正关注的是LOFTER,对,就是LOFTER……

什么是LOFTER?

LOFTER是网易2011年推出的轻博客平台,原型则是美国的Tumblr。
LOFTER专注于为用户提供简约、易用、有品质、重原创的博客工具、原创社区,以及有品质的手机博客应用。
LOFTER首次采用独立域名,口号为”专注兴趣,分享创作。 一经上线,便受到了互联网众多文艺青年、摄影师、插画师的喜爱。

此次网易微博宣布将正式关闭,将内容搬到LOFTER之后,网易将自动通过原账号开通轻博客业务。此次网易微博业务跳转至轻博客,意味着网易对原微博业务的彻底放弃,而网易也曾尝试将微博业务、轻博客和邮箱整合,仍难阻新浪微博的增长势头。
网易微博上近期发起了“我与网易微博这些年”话题,很多网友还是表达了对网易微博关闭的感触以及不少雷人的段子,比如,有网易称“这是我注册以来发的第一条微博,也是最后一条微博,听说要关闭了,上来冒个泡,网易微博,再见!”

网易微博为何选择关闭?

一方面腾讯、网易相继关闭微博是定位和投资的原因,他们的定位都是对新浪微博的阻击和卡位,防止新浪一家独大,并且是以一个部门去运作。而与其他几家不同的是,新浪是举全力去做微博,将微博视为新浪的未来。一个公司和一个事业部的较量,活下来的自然显而易见。而与网易不同的是,腾讯关闭微博,除了腾讯微博本身的问题之外,是因为它的另一个社交媒体微信的崛起,除了社交之外,它已经成为一个媒体入口。
其次是因为网易微博整体粘性和活跃度的下滑:除了自身的原因之外,微博整体的粘性和活跃度也在下降,一是管制的原因导致用户的活跃度下降,一是微博价值的突现不够明显,而网易微博最终只剩下娱乐至死。而且它同时受到微信、陌陌、以及各种短视频业务发展的冲击,虽然对微博没有造成本质的冲击,但也造成微博一定的分流。
然后是社交媒体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聚合,只有聚合才能产生人气,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所以它的特点是大的越来越大,而小的会越来越小,当你不能提供特有的价值的时候,往往就会没有价值。而用户往往会选择那些能够给他们带来价值的媒体,这就是聚合,哪里有人气去哪里,没有用户就只能关闭。
最后是商业化的难度,网易微博一直是一个赔钱和耗精力的项目,所以这是一个贴得起钱等得起时间的项目,所以那些其他的看不到希望的就关闭了。这到未必是坏事,与其垂死挣扎,倒不如一刀见血,来个痛快,撤掉那些不盈利的项目,专注于主要业务才是正道。

总结:

说道网易微博,相对于快播来说,至少走的坦然,呵呵,有点跑题了,其实,个人觉得相对于网易微博来说个人还是更看好LOFTER,说道微博,人们想到的当然是新浪微博,然而网易微博只是个复制品,网易微博的诞生说实话,就是因为新浪微博的崛起,带动的微博潮流,导致了同为四大门户的对手,不甘心新浪独吞这块大蛋糕,于是四大门户都纷纷的复制出了微博,然而并没有很大的突破,只是单纯的复制而已,也才导致了,先是腾讯微博退出,然后是今天网易微博的关闭,至于搜狐,大家心知肚明,可想而知,创新对于一个企业的生命力的重要性,然而在LOFTER中,不敢说很独特,但至少让我看到一些新的生命力,我相信网易微博并入LOFTER将是一个更好的归宿,在此刻,也没什么好说的,唯一能说的也就是,网易微博,走好,LOFTER,你好…….

“快播”将何去何从

现在说到快播,我真的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

虎落平川? 今非昔比? 物是人非? 过眼烟云? 时过境迁? 千金散尽? 繁华如梦?

快播6月份完全遣散,办公室也在9月份因为没交房租,办公室被物业方强制收回,但法律意义上的快播依然存在———因为快播案件还未定性,员工补偿则因此无法执行。“我们6月份被完全遣散,按规定是基本工资N +1的赔偿,但我们9月份已经通过深圳兰昌法院仲裁强制执行了却依然被搁置。”快播遣散员工代表潘作飞如是表示。深圳市国晖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燕代理此次快播劳工争议。据她介绍,此次涉及员工总数300多人,涉及金额1300多万。而实际上,快播被冻结的账户资金远超这个金额,是有财产可供执行的。但另一方面,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今年5月给快播开出了2 .6亿行政的罚款还没执行,延期到今年12月25日。倘若公司破产清算先偿付罚款,员工补偿追讨则更加艰难。

冻结与解冻权不属同一部门

10月29日,快播银行账户半年冻结期已到期,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到深圳办理续冻手续,但依然无法先行为员工赔偿解冻部分资金。陈燕说:“不同于其他民事仲裁案件,此次主要是涉及刑事案件,涉及部门又多,所以周期较长。”

今年4月,公安部接到快播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线索,实行挂牌督办,在公安局海淀分局下成立专案组立案侦查,当即亦冻结快播资金账户。9月25日,快播创始人被抓捕,“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宣告侦结,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潘作飞告诉记者,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告知,快播案件未定性,账户依然由公安局冻结。但是否能为员工解冻部分资金,则需要目前案件受理方检察院的核实讨论,并制定方案再反过来通知公安局。“公安局跟我们一样只能等检察院通知。我们无法了解到具体哪个检察院受理此案,无法得知方案是否制定的事情。”

9月3日,300多名快播员工通过深圳市兰昌法院对快播员工赔偿裁定结果是强制执行,周期半年内。陈燕则告诉记者,《劳动法》原则上要求半年,但因为有公安局及检察院介入,所以法院也无法保证执行期限。

先刑后民原则是否合理?

“先刑后民没有具体的法律依据,但实际上是法律工作人员的默认原则。”肖锦阳告诉记者,“从公安局、检察院的做法来看,原则是没错的。”

“但刑事案件审理周期长于民事诉讼。一个案件从嫌疑人刑拘到审判需要半年时间。”具体到快播的案件,案件定性最晚可能到明年3月份左右。”广东省合邦律师事务所肖锦阳认为,这次劳动者经济补偿并不依附于刑事案件结果,法院应该保证对劳动者优先受偿原则。

几年前,肖锦阳曾受理番禺一家制衣厂员工赔偿方案的案件。当时同样是由于制衣厂老板涉嫌违法遭到刑拘,员工全面遣散。“但不一样的是,当时制衣厂账上没有资金。由于员工较多,镇政府以稳定为由要求制衣厂业主方为此买单。”

据了解,此次遣散员工主要是播放器事业部,而多玩事业部、多屏事业部及云帆搜索则在一年前注册成新的独立公司,大部分遣散员工安置到这几个兄弟公司里,办公地点也迁到中科大。

总结:凡事都不要做的太过头,不然不是被嫉妒的敌人暗杀就是被狂妄的自己的毁灭,最后我也只能说,快播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