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1日

因为爱一个人,所以思念怎样都停不下来。

因为思念一个人,所以会忍不住流泪。

20120630184307_CAt8v.thumb.600_0

90后这代人的回忆就是一堆五毛钱的辣条,一包两毛钱的袋装饮料,一辆破旧肮脏的自行车,还有一个可以当石头砸人的书包。

小学时期,我的孩提时代,冒着微熹的阳光,顶着刺骨的寒风,踏上上学的路程。那时的我傻傻的把时间这个词看的十分重要,总是在其他同学还在睡回笼觉的时候就吃完了早餐,自己一个人在空空荡荡的大街上走着,嘴里哼一首老土的情歌。

对,你没看错,情歌。一个上小学的小屁孩居然在哼情歌。早熟?装逼?无聊?不管是为了什么,也不管你们怎么想,怎么讽刺,在我眼里,《星星点灯》永远是首情歌。

蠢蠢的童年在羡慕与孤独中过去。

羡慕小明的全套七龙珠,羡慕小东的任天堂,羡慕小白的折叠自行车,羡慕别人家孩子那永远拔尖的成绩。

之所以羡慕,是因为我都没有;之所以孤独,是因为这些我都没办法拥有。

如果可以重来,我宁愿不要那一包包吃了之后会拉稀的辣条,不要那一张张打上满分的试卷。而是拿自己少得可怜的零花钱去换取一套七龙珠,一部任天堂,一辆自行车。或许这样,才会不孤独吧。

初中后,伴随着CF、启防、魔兽这些高大尚的游戏闯进我们的课堂,并且成功占据了整个课间话题时间后,能交心的朋友逐渐变少,那时候班上男生差不多可以分成这样几个族群:

手机党。整天盯着手机看,也不知道是看小说还是毛片。总之,在我眼里统统变成毛片。

游戏党。下课什么事也不干,三五个人围在一起谈论装备、等级、属性什么的。无聊。

公子党。在手机党眼睛累了之后,游戏党把那些话题都说完了之后,花心党的绯闻就满世界乱窜。比如某某某前天刚和女朋友分手,今天又看上了一个漂亮妹子。

这些族群里都有我,也都没有我。我看的是小说而不是毛片。我说的是连连看而不是CF。我窃听的是绯闻而不是绯闻的主角。

在男生里头混不上饭吃就去女人堆里。

你们懂什么!娘炮?!去你妈的!老子这叫洁身自好的转移战略。懂吗?

虽然整天和女生混在一起,但是请相信,我还是个纯纯的爷们。

于是我成了班上女生缘最好的男生,怎么形容自己的牛逼呢?这么说吧,就连班主任也被我超强的魅力给“俘虏”了。

于是我当了三年班长。

于是我圆满了。。。

“班长,我下节课不来,你就说我拉肚子了哈!”

“没问题,我懂得,包在我身上,妥妥的!”

“班长,人家只是在看看小说嘛,你不要告诉老师嘛,好不好嘛。”

“呵!呵!呵!没,没问题,不记不记。”

两行鼻血挂下来。

什么?!你说我包庇他们?没有的事,这叫助人为乐,懂吗?

什么?!你说我收了好处?没有的事,我绝对不会把银国悄悄递给我五毛钱的事告诉你们的。

从此以后我就成为全校口碑最好的班长。

银国是我一好哥们儿,长相一般,唯一羡慕他的地方就是那在我眼中欲与大山比肩的身高。

你说你一个初中生长成一米七的身高你安的什么心啊?!

他这人是属于那种在手机党里混过,在游戏党里牛逼过,却在公子党里一头撞死的货色。

于是,在一个春意盎然的季节,但凡是个人就会荷尔蒙激增的时节,银国跑过来一把把我拉过来,悄悄的问:“班长,看你平时和女生玩的挺近,教教我呗。”

我瞥了他一眼:“怎么?!你小子思春啦!”

银国:嘿嘿,我看上咱们班一个女生,不知道要怎样追,想让你指导我一下。

我:给钱,一个女生一块。

银国:大哥!这是五块钱,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亲哥。

我:嗯。。。不错,挺上道啊。说说吧,哪个姑娘啊。

银国:嘿嘿,就是美佳。

我:嗯,眼光还不错,说吧,你准备怎样下手。

我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

银国:下节课不是自习嘛,我想做到她旁边跟她聊聊天,可是我又不知道聊些什么。

我:蠢货!她喜欢什么你就聊什么呗。

银国摸摸脑袋,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然后,我就知道他啥也没懂。其实,我自己也不懂,不过都已经打肿脸了,这胖子我是必须要装一装的。

铃铃铃!上课铃响起,这一次我充分发挥出班长的职能,成功把她弄到了美佳身边,两人就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我则在后面拿着一本书假装在学习,眼睛却在观察着战况。

没多久,两人陷入了尴尬局面。他回过头扭曲着一张脸。我拿出一张白纸,写上大大的三个字“讲笑话”。他转了过去,又始和她说说笑笑。

我放下白纸,吐出一口气,摸了摸口袋里的五块钱,想着等下可以海吃一顿就幸福的想哭。

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我则可以说是居功至伟。

好吧,我也没出多少力,关键是两人自己走到了一起。

这段恋情持续了多久我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不过他们隐蔽工作做的很好,班上几乎没什么人知道。手机党依旧在玩手机,游戏党依旧在谈游戏,公子党依旧没有他俩的消息。

悄无声息的开始就注定不会多轰轰烈烈的结束。

初中开学初,从学校接受了另一所初中的几个学生,据说那个学校是因为种种不为人知的原因而结束了它育人的生涯。

两男一女来到了我们班,作为班长的我自然是最先接近他们的人。嘿嘿,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男的我看不上,一个扔进了手机党,另一个先是扔进了游戏党,后来据说在里面混不下去了,就投身到手机党的阵营。

女生叫美佳,一双稀缺的丹凤眼好像能勾住别人的魂魄,笑起来两个小小的酒窝煞是迷人。

漂亮!我喜欢!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

于是我凭借出色的人格魅力和多年混迹女人堆的经验,成功上位成她的蓝颜。

美佳:小桢桢,我们一起去玩吧。

我:好呀好呀。

我嗲声嗲气的样子自己看了都想吐。

暖阳把自己柔软的光芒洒在这片林子里,一颗颗青木开了满树的花朵,松鼠与鸟儿相互吟唱这时间最动听的歌曲,一个少男和一个少女在这充满馝馞花香的空间里互相追逐打闹,吵了暖阳,吵了鲜花,吵了松鼠,吵了整个世界。

美佳:我们来拍张照吧。

我:拍个屁!美佳君,你看在这鸟语花香恰似人间仙境的地方不如做一些你侬我侬的事情吧。

我头上被敲出一个包,两行清泪流下,就这样,我还是被强迫着喊了一声“茄子”。

我:好好的干嘛要拍照啊!

美佳:你懂个屁,以后要是我见不到你了,可以…

我满脸通红,激动地问道:可以什么?

美佳:可以看着这照片画个圈圈诅咒你呀!嘻嘻。

我心道:去你妈的!老子才画个圈圈诅咒你呢!诅咒你一辈子是处女,除非是老子亲自下手,否则诅咒无法破除。哈哈!王桢你真的是太厉害了!

后来有个叫银国的土豪给了我五块钱,叫我教他泡到美佳。

后来他们走到了一起,命运的轨迹在那几个星期交织缠绕。

后来他们分开。

后来的后来,我们分开。

临近毕业,大家都在为中考努力,我是班长,老师说要起到带头作用。

于是没命的学。

中考那天,学校租了一辆大巴专程接送我们考试,上车时,美佳几步窜到车上,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对车外的我喊道:小桢桢小桢桢,做我边上吧。

我笑笑,坐在她边上。

车摇摇晃晃,把爱意晃到嘴边,把思念晃到天边,把眼泪晃到眼角。

她看着车窗外的风景,阳光照亮她整个侧脸,风吹起她及腰的长发,我看的有些出神。

她似乎注意到我的眼神,脸颊变得通红。

我看着她脸红,眼眶也变得通红。

“混蛋啊!她大概把手给他牵了吧。她说不定已经和他么么哒了吧。我应该不会喜欢她了啊,为什么会突然想哭呢?”

我心想着,把头转到另一边。

中考结束,我们的命运也互相转到各自的另一边。

就算到最后,我也没能说出那一句“我喜欢你。”

即将各奔前程的同学们商量着要聚一次。

一桌饭菜,一箱啤酒,手机里一堆照片。

在ktv里,手机党放下了手机,游戏党不再谈游戏,公子党也没有绯闻满天飞。大家说说笑笑各怀心事。

我也有心事。

所以我走出包厢,站在门外,有些难过。

美佳走出来:小桢桢,你怎么了啊。

我:我没事,出来透透气。

美佳:哦。

她牵着姐妹的手去了厕所,我站在她身后不知所措,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眼泪,一滴一滴掉在地上,被包厢内嘈杂的声音盖过。

走进包厢,擦干眼泪,靠在沙发上傻傻的看着显示屏上播放的mv,听着同学用时准时不准的声音唱着情歌,眼泪在打转。

原来那天不是因为可以海吃一顿才想哭,原来早该在树林就该把爱说出来,原来在车上、在路旁就应该表白,原来助人为乐是会很难过的事。

人生是一场单程旅途,因为你的青春只够买一张车票,而返程的代价可能是生命。列车开过一个个站台,有些站台至始至终都空荡着,比如那孤独的还提时期;有些站台却站满了人,他们是手机党、游戏党、公子党;而总有几个站台是只有一个人的,你一个个物色过来,身心疲倦,于是匆匆下车,而最初那个精挑细选的那个,如今也已忘了模样。

我们把别人伤透,却还嚷嚷着:“你不爱我!你不关心我!”我们把别人教会如何爱,却还独自躲在角落里偷偷抽泣。我们没心没肺的大笑吵闹,却还难以掩饰隐隐作痛的胸腔。

因为错过一些人,所以辜负一些人。

因为辜负一些人,所以亏欠一些人。

因为亏欠一些人,所以爱过一些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共有 0 条评论

    
    2020年06月06日 星期六 www.prolicn.com 新武夷山网赞助